学生活动

当前位置:首页学生活动学生活动详情

毕业生|姚瑶:大学四年是一段进阶的奇妙旅程

2019-05-18

/10000 个小时的累计,奇妙的大学进阶之旅/

姚瑶把刚进南科大时候的自己形容为“吊车尾选手”。作为当时安徽招生的第70名(共72人),她笑着说“我也不知道校领导当时怎么想的,怎么那一年就多给了安徽几个名额,就把我给括进来了。”从最开始的“倒数”到各方面实力都非常优益的综合TOP,南科大的四年生活于她,是一段自己都觉得奇妙的进阶之路。

初入大学的姚瑶,对多学科交叉的环境产生了兴趣。大一的暑假,她选择去UBC学习环境经济学和地理信息系统概论。在加拿大,她认识到自己对地理信息系统和遥感这方面的强烈兴趣。她笑着说道“当时这门课因为期末出卷太难,给分太低,第二年就取消了。我还挺喜欢那个老师的,长得很帅又很高,教课还挺有意思。感恩这段奇妙的经历,让我能在大一暑假就发现了自己的兴趣点。 ”

在大二,为了拓宽自己的经历和认识,姚瑶进入了深圳环境科学研究所实习,并且负责设计茅洲河机场附近通海部分海水位的潮汐图,每天要根据水位的变化进行采样。这对当时的她来说一个新鲜的体验,也让她第一次了解到了赶潮河流的采样模式。与此同时,她还参与了茅洲河水体污染的调查,跟随着研究所的工程师去考察、查文献、讨论解决方案,并且撰写了厚厚的污染治理报告。在这个过程中,她对环境相关研究中的生物化学有了深刻的了解,也对环境的不同研究方向和领域有了新的认识。

姚瑶在野外实习

姚瑶真正确定自己的研究领域 - 遥感方向和地理信息系统方向是在大二的暑假。她参加了春苗老师的“土壤与地下水污染防治的美国经验”课程,并参加了美国环境咨询公司S.S.Papadopulos & Associates 的Workshop。虽然这个公司主要是做地下水污染修复的工作,但是在公司总裁家做客时,总裁在NASA工作的亲戚向同学们做了关于遥感方向工作的汇报。与此同时,“土壤与地下水污染防治的美国经验”课程让她了解到了一些污染场地的修复案例,还有一些地下水模型的建模流程。“我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,这些学习综合起来,就让我对模型和遥感这方面有了具体的了解。”

在确定了自己的方向之后,姚瑶成功地打听到学院将会在她的大三迎来一位做遥感方向的老师 -- 冯炼老师。

“因为之前一直都没有合适方向的老师,所以我后来一直在等冯炼老师入职。他一入职我就立刻去找他了,我说我想做遥感。当时组里就我和冯老师两个人,我俩天天干对眼(笑)。我记得有一天晚上8点半,他没带工卡,把自己锁外面了。给我发微信,说你在学校吗?能不能帮我开个门,我当时就觉得这个老师特别真实。

当时就只有一个空办公室,连电脑都没有。后来我和冯老师就一起慢慢买东西,装电脑,整理办公室的每一个细节。当年11月份来了一个科研助理,此后七八个月时间里一直只有我们三个人。

我觉得冯炼老师是一个特别聪明又努力的人,对我的影响很大。他经常鼓励学生多多参与科研,多花时间钻研。就像我的博士导师在面试我时告诉我的一句话--- 等你年纪大之后,你就会觉得时间特别不够用。所以年轻的时候就多花一点时间学习,就相当于是1万个小时的积累,在你年轻的时候多做一点。”

寒假前课题组对冯老师浓浓的爱,祝冯老师新年旺旺

进入了课题组之后,姚瑶陆续参加了很多课题项目,其中包含大创和攀登的项目。当问到如何保持持续的科研热情时,她说最重要的因素是兴趣。

“像我们这种做遥感的,你可能结果就只有一张地图,但是你想看他这张地图背后代表了什么?需要你再一步一步地去处理图像,去揭示规律。这不像水文模型的建立,或者是化学实验的操作,我们都会先有一个结果的假设。我们常常要到最后一步才会发现,原来这其中蕴含着怎样的规律。我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,他是一步一步引导你去发现一些东西,也正是因此我最终选择了这个方向。”

姚瑶在大三暑假去往南佛罗里达大学进行暑期研究工作。在那里,她对自己的未来选择又有了更清晰的概念。即将进入申请季的她在博士还是硕士间纠结不定,但南佛罗里达大学的学长学姐们让她在这个选择上,得到了自己内心的答案。

“组里的氛围是很开心的,学长学姐他们都是那种特别积极上进的性格,偶尔也会插科打诨,和他们在一起的生活充满了趣味。他们不会让你觉得读博士是一件很抑郁或者说很无聊的事情。”

姚瑶跟随课题组在珠江口采样,全场唯一真闭眼玩家

 

/热爱和投入并行丰富的课余生活/

在学习科研之余,姚瑶的课外生活、学生工作经历也非常的丰富,组织、策划、宣传一样不落。在这个过程中,她也获得了一些意外收获,让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她一次次参与组织策划的致仁英语角。

“其实我高中时候就没怎么学英语,英语角从大一开始连着办了有大概十几期。虽然每次来的人不是很多,但是都会逼着我去说英语!

到最后,我导师在我博士面试的时候,还打趣我:你口语这么好,为什么托福考这么低?”(笑)

大学生活中的不断尝试、不断拓宽对姚瑶来说是热爱和投入的结果。“我觉得我不是那种可以双线程做事情的人,我必须一件事情做完之后,才能开始下一件事情。做一件事情,你全身心投入进去,就算没什么结果也是开心的。但是如果你带着不单纯的目的去做一些事情,结果肯定也不会很好。”

姚瑶在接受采访

 

/我本着他们都比我强的心态 反而能学习到更多/

回想起大学四年的一步步进阶,她谦虚地说这一切得益于自己在人际交往上的幸运。

“因为我是属于那种吊车尾进来的,周围都是比我厉害的人。所以我是本着一个他们都比我强的心态来去向他们学习,我觉得这样反而能学习到很多。我觉得每个人都有值得学习的点,都有值得你去欣赏的地方,我觉得意识到这点真的非常重要。”

“我的室友她们学习都超级厉害,就衬托得我超级惨。可能我花两小时时间去理解的东西,她们半个小时就能弄懂。但这个时间也得花,因为别人已经提前都花在高中上了。自己得承认这种东西就相当于是进度条一样,你上大学的时候是33%,人家上大学是80%,你就要加倍努力赶上来。”

“我身边的朋友们,刘静宇和陈楚珂是非常有个性、有主见的;蔡多是很温暖、很会为人着想的;王天元又是时而严肃时而跳脱的一位存在,他们和我一起经历了很多学习的不同阶段;当然还有很多我们班的同学...在他们身上我都学到很多,也正是因为他们,才有了今天的我。”

天王盖地虎小组

在感情生活上,她大方地跟我们分享了石杨学长(南方科技大学14级国奖获得者)在爱情之外对她的影响和帮助。

“其实我考虑读博士,他有给我带来一点点影响。我是处女座,他是双鱼座。他是表面上特别理性,实际上极度感性的人;我是表面上非常感性,实际上极度理性的人。其实他特别有情怀,他让我慢慢意识到做一些事情的意义,比如说去做科学研究的意义,去投身学生事务、做书院工作的一些意义。”

“因为他是非常优秀的,我希望自己一定要有跟他并肩而立的实力,所以我也一直在努力。当时他大三的时候拿了国奖,后来我大三的时候也申了,非常可惜差了一点没有申上,现在想想当时还有点失落(笑)。”

“我觉得他对我的鼓励也很多。他什么事都不喜欢愁,怎么想都是积极的一面,天天就算不刮胡子,也会说我天下最帅那种人。(笑)但我就会把所有的事情的最坏结果都想好,有时候会非常焦虑和焦躁。我现在是被他改变很多啦,慢慢变得自信一点。”

姚瑶和石杨一起做陶艺

- 在和老师的交往上,她笑称,得益于她的“厚脸皮”,她在南科大遇到了很多对她有过帮助的老师。

“我第一个接触环境学院老师是唐圆圆老师,她真的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老师。她非常有共情力,会站在你的角度为你想问题,并且包容你、尊重你。当时就冲着圆圆老师选了物化,但我化学方面又不是很擅长,考试就考得不是很好,圆圆老师一点一点帮我讲解,指出我学习期间有哪一些可能没有注意到的一些地方。当时我一个人就和她聊了两个小时。”

“环境学院每进来一个老师,我就去找他、跟他聊天,了解他做的方向,甚至有时候还会参与他们的组会、跟着他们一起去采样。到了大三大四这种趋势才减少一点,因为一下进来太多老师了,没办法一个一个聊了。”(笑)

“其实很幸运的是,我从小到大遇到的老师都很好,这是最关键的一点。我之前参加了去合肥的宣讲,当时有一页PPT写的就是机遇。

我是在去年教师节的时候发了一个朋友圈,我说我特别感谢我来到南科大,遇到那么多好老师,让我一步一步接触到我现在所接触的世界,是他们把我往前推,给我机会。”

4月13日南科大校园开放日,姚瑶作为学生代表发言。

 

/给学弟学妹的一句建议/

希望学弟学妹用勇气改变可以改变的事

用胸怀接受不能改变的事

用智慧区别以上两种事

 

图片提供:姚瑶,曾海翔

采访:杨艺彤

撰稿:杨艺彤